当前位置:首页 > 八大员考试 > 正文

求《 檀弓下》和《记游松风亭》译文谢了_八大员真好


《记游松风亭》
苏轼
原文:
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,纵步松风亭下。足力疲乏,思欲就亭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“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?”由是如挂勾之鱼,忽得解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。

译文:
我曾经在惠州的嘉佑寺住过,大步到了松风亭下,脚下觉得有点疲乏,想要在亭子下歇息一下。只是远望有亭子的地方还在树林之末,心里想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啊?过了好久,忽然自言自语说:“这个地方有什么不能歇息呢!”这个想法一出来,马上有一种自己就像一个挂在钩上之鱼忽然得到解脱的感觉。如果能悟解到这一点,即使在短兵相接的战场上,战鼓如雷霆,冲上去就要死于敌阵,退回来就要死于军法,这时,不妨好好先歇息一下。
《记游松风亭》怎么翻译
原文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,纵步松风亭下。足力疲乏,思欲就亭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“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?”由是如挂钩之鱼,忽得解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。  编辑本段译文  我曾经借住惠州嘉佑寺。一日,在松风亭附近散步,感觉脚力不堪疲乏,想到树林里休息。却看见松风亭的屋檐还在树林的远处,心里想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啊?后来转念又一想,突然有了体会:“这里为什么就不能休息呢?”一下子有了顿悟,就好比上钩的鱼儿,忽然得到解脱。如果能悟解到这一点,即使在短兵相接的战场上,战鼓如雷霆,冲上去就要死于敌人之手,退回来就要死于军法,这时,不妨好好先歇息一下。  编辑本段注释  ①纵步:放开脚步。  ②就:到。  ③木末:树梢 。  ④死敌:死于敌手。  ⑤死法:死于军法。  ⑥意谓:心里说。  ⑦死敌:死于敌手。  ⑧虽:即使。  ⑨熟歇:好好地休息一番 。  ⑩恁么:如此,这样。

原文:

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,纵步松风亭下,足下疲乏,思欲就林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“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?”

由是如挂钩之鱼,忽得解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甚么时也不妨熟歇。

译文:

我曾经住在惠州的嘉祐寺,信步走到松风亭下,感到腿酸疲乏,很想找个能躺下的地方休息一下。抬头望向松风亭,还在高处,心想这么高,我可如何爬上去休息呢?就这样想了一会儿,忽然对自己说:“这里为什么就不能休息呢?为何要到亭子里才能休息。”

于是心情一下子放松了,好像已经挂在渔钩上的鱼儿忽然得到了解脱。如果人们都能领悟随遇而安的道理,即便是马上就要上阵杀敌,耳边听得战鼓声声,想到前进杀敌也是死,逃跑受到军法处置也是死,到那时,一样能放下顾虑,很好地休息一番。

出自北宋文学家苏轼的《记游松风亭》,这是一篇小品文,选自《东坡志林》,记叙了作者游松风亭路途中的小事及感想。

扩展资料

创作背景

经“乌台诗案”后,苏东坡连连遭到政治打击,流放一次次接踵而来,在宋哲宗绍圣元年(1094)十月间,他再次遭到贬谪,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,前往更为偏远的广东惠州,寄居于嘉佑寺中,此文就写于这期间游览松风亭时。

据《舆地纪胜》记载,松风亭上植松二十余种,清风徐来,松声如涛,是当时的游览胜地。

名家点评

当代文学教授李玫:苏轼在一再被贬官的境遇中,表达了一种豁达、但也比较消沉的生死观。

诗词赏析

游记简洁的记叙了一次爬山登亭的游历过程,起初作者目标明确,志向高远,一心想“攀上山巅,纵览美景”。但山高路陡,作者本身年迈体衰,禁不住想:“思欲就林止息”,想到树林里休息。

“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”远远的望去松风亭的屋檐还在树林的远处,心想:怎样才能到得了?是坚持还是放弃,是进还是退,令作者难于取舍。思谋良久,方顿悟,发出“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”的感慨。

于是身心俱得以解脱,感到无比的轻松愉快,就如同脱钩的游鱼一般自由自在。

当时的苏东坡恰如“挂钩之鱼”,王安石变法时他反对其劳民伤财、严刑峻法的部分,遭排挤;司马光将“改革派”一网打尽后欲拉拢苏东坡,他却又“不识时务”地提出应该保留新法中合理的部分,因此被旧党程颐一派攻击;新党复起之后,他也同样不能见容;老之将至的他因此屡屡被迁谪。

诸种打击接踵而来,苏东坡依然如故,在明月清风里找到人生的自在闲适。在进退唯谷之时,依然能安之若素,显示出对待贬谪的旷达态度。


记游松风亭 翻译
《 檀弓下》
这个只是其中的一个片段: 孔子过泰山侧,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。夫子式而听之(1),使子路问之曰(2):“子之哭也,壹似重有忧者(3)。”而曰(4):“然!昔者吾舅死于虎(5),吾夫又死焉,今吾子又死焉。”夫子曰:“何为不去也?”曰:“无苛 政(6)。”夫了曰:“小子识之(7),苛政猛于虎也!” [译文] 孔子路过泰山边,有个妇人在坟墓旁哭得很悲伤。孔子扶着车前的伏手板听着,派子路问她说:“你这样哭,真好象不止一次遭遇到不幸了。”她就说:“是啊!以前我公公死在老虎口中,我丈夫也死在这虎上,现在我儿子又被虎咬死了。”孔子说:“为什么不离开这儿呢?”回答说:“这儿没苛政。”孔子说:“弟子们记着,苛政比老虎还厉害!” (1)式:同轼,车前的伏手板,这里用作动词。 (2)子路(前542前480):孔子弟子,鲁国卞(今山东省泗水县)人,仲氏,名由,一字季路。 (3)壹:真是,实在。 (4)而:乃。 (5)舅:指公公。古以舅姑称公婆。 (6)苛政:包括苛烦的政令,繁重的赋役等。 (7)小子:古时长辈对晚辈,或老师对学生的称呼。识(zhì志):记住。

《记游松风亭》
原文
  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,纵步松风亭下。足力疲乏,思欲就亭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“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?”由是如挂勾之鱼,忽得解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。  译文:  东坡曾经借住惠州嘉佑寺。一日,在松风亭附近散步,感觉脚力不堪疲乏,想到树林里休息。却看见松风亭的屋檐还在树林的远处,心想:怎样才能到得了。后来转念又一想,突然有了体会:“这里为什么就不能休息呢?”一下子有了顿悟,就好比上钩的鱼儿,忽然得到解脱。苏轼虽被贬官有二品大员一下官至九品,远发海南,但晚年的他政治心态和人生已趋向平和,“人为什么一定要登上某个极点呢?为何不欣赏沿途的风景,歇歇脚后下山呢?”